北京市第八十中学
中文|English|한국어
首页 > 舞蹈感言 > 训练中的故事

训练中的故事

2013-03-01

 初一,刚刚来到舞蹈团的我们还什么概念都没有。仅仅以为,舞蹈的训练也像以前那样轻松。不曾想,六月份第一次训练,就彻底让我们认清了痛苦的事实。然而,这只是个开始。随之而来的“轮番轰炸”让我们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苦。

两三次基训之后,就是啦啦操的排练。一开始觉得挺好玩,后来就完全后悔了。跳后踢步跳的脚肿成了两个大包子,小腿又酸又胀,连走路都变得格外困难。以前一周只练一两次的我们哪受过这样的苦,整整一下午都泡在练功房,累的话都不想说。记得第一次合音乐,整个舞蹈都乱成了一锅粥。快节奏的音乐和步伐根本不能合在一起。练了两三天,舞蹈才顺利的跳下来。那个时候,真的是累。每一天,我们都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学校,晚上看着星星回家。我们根本没有适应新生活,就遇到这样的事,当时累的都要瘫痪了,但是现在想来,要不是那次训练,我们这一届学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优秀,这么有凝聚力。

这只是刚开始。那次演出,除了啦啦操还有灯笼和热场。

灯笼,没有一点高难度动作,但是依然练得很辛苦。当时为了让姿势整齐划一,所有人摆在一个动作上要很久。每次回家后胳膊都是酸疼酸疼的,第二天,连抬都抬不起来。圆场,怎么练怎么不合格,急的心里直上火。但就是这样,痛苦的,一点一滴的,成就起来的。

舞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让人印象深刻:换衣服。

十三届运动的带妆彩排,忙的我们手忙脚乱。

热场结束,冲回化妆间换衣服,为了节省时间,基本上都是边脱边跑的;换完衣服,再拿上道具穿越半个体育馆,跑回去备场。来来回回,就是在体育馆内跑来跑去,换衣服,赶场。当时记得无数的人都问我们:你们是哪所学校的?几年级?我们都回答说,八十的,他们还问紧不紧张,我们都说不紧张。不是真的不紧张,而是没有时间紧张,来不及。

其实,将近三年,我们经历的大大小小无数次演出,我却记得这次比专场都深刻。不因为它比专场苦,而是因为它特别。这是我们这届孩子的第一次,相悉,相熟,相知,无论是我们与舞蹈团,与舞蹈,还是我们自己。

之后的演出也不断历练着我们,专场、每一次基本功;再之后,森林的排练整整拉了半年;再往后就是红绸。每一个舞蹈,改了不知道有多少遍,跳了多少遍;汗水流到黑色的练功服上,渍成了一片片的白色汗碱,来不及洗干净,就要再穿上,再染上一层;舞鞋,换了一双又一双,没有一双不是破的,漏了洞的;舞蹈的音乐,改了又改,舞蹈动作也是翻来覆去的有着新花样。

很多时候,累,真的累,累到不想说话,一边听着老师着急上火的喊着一遍遍的再来一次、不行时,埋怨着为什么要练得这么苦。但是,却不能停。不仅仅是因为有老师盯着我们是否偷懒,但更多时候,看着镜子中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自己,流了那么多汗水泪水的自己,看着依旧在努力训练的每一个人,便觉得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放弃。每一次,听着老师的批评,心里很不是滋味,反复地练着同样的动作却怎样也不合格,嘴上埋怨个不停,觉得委屈,但实际上依然在努力。

三年都过去了,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回过头看过去,却历历在目。每一次的训练,那么苦,却又在挺。每个人,嘴上不说,却为大家默默鼓劲、提心吊胆。无论过去抱怨了多少,不甘心了多少,现在都无所谓了。不只是看开了,而是长大了。

在舞蹈团,长大了。

作者:邝青青

 

文字来源: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