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한국어
首页 > 老年之友 > 老有所为又十年

老有所为又十年

八十中分会   陈镕源


    我1953年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北京工作。由于党的长期培养和教育,加上自身的努力,在三十多年的工作中取得了一些进步,组织上也曾给予不少的荣誉。

直到1991年底,我即将退休,摆在我面前的就是要离开讲台,要离开朝夕相处的同学们,要离开日夜奋战在一起的老师们,我的心情格外沉重。我不甘心在家安度晚年而无所事事。就在我发愁和彷徨之际,突然有了继续让我工作的机会。

邻居知道我即将退休,就找上门来给我介绍工作,说是东城区公证处需要找一位刚退休的英语教师或搞过英语翻译的人。但我却有些胆怯,因为我长期接触的都是有关生活方面的词汇,而很少知道法律专业方面的英语词汇,怕影响公证处的声誉而迟迟没有同意。当时东城公证处的张主任鼓励我说是可以一面学习,一面试着工作,并带我去市公证处实习了几天,总算可以独立试着翻译了。市公证处派人来看了我所译的几份公证书后给予了合格的结论,这样我就正式干起了涉外公证的英语翻译工作。一干就干了整整六年,97年由于新分配来一位年轻的既能译英语又能操作电脑的女同志,我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东城区公证处。在此期间,我从来没有脱离我的教书生涯,公休还在给个别学生辅导英语。

97年年中,教书育人的大门又一次向我敞开了。东城古城职业中学(工读学校)正好缺少英语教师,要我去该校任职。当时我犹豫了一下,因为这些学生我没有教过,怕应付不了,但又一想,这又是一个锻炼自己工作能力的机会,还是硬着头皮上吧!李、姚两位校长接见我时向我简要介绍了该校情况:学校全是男生而且师生一律住校,并一再表示欢迎我到该校工作,委派我担任外语教研组组长和驾一(1)班的班主任。这样我又一次走上了教学岗位,来到了地处顺义区后沙峪乡的学校。我离开讲台达六年之久,再一次登上讲台之时,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我虽然已是66岁的高龄,但仍然与学生同吃、同睡、同学习、同锻炼,与学生摸爬滚打在一起,参加各种活动并不亚于年轻教师,因此得到了校领导与师生的好评,多次受到大会表扬。三年过去了,我所任教的班级毕业了,我向校领导提出辞职并获得同意。

从此,我就一心一意搞好家教工作。我所辅导的学生既有市重点的,也有一般学校的。大部分是初一到初三的,也有个别高中生。通过我的耐心辅导,学生所在英语课程方面都有了不少的长进,受到了家长们的欢迎和尊重,并不断的将学生推荐给我。近两年来,我一方面利用双休日搞好家教,另一方面给<苍松>杂志作好义务通讯员的工作,及时为80中老教协分会写活动报导。

我的退休生可说是既丰富多彩又非常充实,我每天5点半起床进行体育锻炼,睡觉前练几十下哑铃。不论严冬和酷暑,我都坚持不懈,所以虽已72岁了,但身体健康状况还算可以。

回顾退休十余年来的情况,我觉得元愧于党的培养与教育,我决心为党的教育事业贡献我的余生,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文字来源:工会     图片来源:工会